对阿富汗新政权尤需因势利导

对阿富汗新政权尤需因势利导
8月31日,近来备受关注的阿富汗剧情进入一个关键时刻。美国撤出工作在这一天结束,20年外军占领的大幕徐徐落下。与此同时,塔利班入主喀布尔已愈半月,新政权组建正在紧锣密鼓筹划之中。在历经内战外侵、大国干涉近半个世纪之后,阿富汗有望迎来一个真正“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时代。未来,阿富汗能否实现由乱到治,最终走向和平与稳定,这既取决于阿富汗各派势力的和平和解努力,也离不开国际社会的积极参与和斡旋。笔者认为,在这个特殊时期,如果西方一些政客不能正视现实,仍在试图刻舟求剑,采取“鸵鸟政策”甚至孤立封锁塔利班领导的阿富汗,不仅会让这个国家的民众继续承受苦难,也会让国际社会深刻认识到什么是西方的伪善。长期以来,塔利班在美国等西方诸多政客、媒体和民众的眼中和笔下,无疑是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组织的代名词。20年的相互交战和太多的流血杀戮,双方结下了很深的仇怨,这多少也在情理之中。但近段时间以来,面对塔利班即将掌权的无奈现实,西方正在给这个昔日对手的执政制造更多麻烦。例如,美国财政部冻结了阿富汗中央银行在美国拥有的95亿美元资产,七国集团领导人则相继表示将考虑经济制裁。这些言行不仅集中表明,西方国家对塔利班的敌视情绪短期仍难以化解,也反映出美西方政客们并没有真正关心阿富汗的命运。他们还是不愿从过去20年的政策失败中汲取历史教训、敢于正视自己的错误,仍在重复走制造矛盾和问题,用强权政治干涉他国内政的老路,总想试图以一个问题去掩盖另一个问题,可最终引发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还要多。或许这些西方政客的盘算是,塔利班在喀布尔立足未稳,反塔武装仍在聚集,阿富汗又百废待兴,社会治安不靖,恐怖袭击多发,货币疾速贬值,物价大幅上涨,如果通过经济上继续卡住脖子,外交上全面施压封锁,新政权势必无法应对经济、财政、民生等棘手的挑战,最终会在压力之下服软并做出西方期待中的妥协。可是他们想过没有,在当前变局之下,由此带来的不仅是世人不愿看到的后果,也可能出现国际社会担心的新的更大灾难。首先,和平问题。20年美国及北约联军的军事征服,教训令人深思。事实已经证明,再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再巨额的金钱投入,只要揣着妄加干涉内政、谋求地缘政治之心,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阿富汗问题,归根到底还是要靠阿富汗各民族、各派别之间,通过和解及妥协,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一个包容各方、立足国情民情的政府,才能实现长久的和平与稳定。近期形势的发展充分表明,塔利班已成为阿富汗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力量,也将会在未来阿富汗政治、经济和社会重建进程中扮演主导性的角色。如果无视塔利班背后的民间支持力量,无视塔利班身后数量众多的普什图族人,甚至继续采取“拉一派,压一派,打一派”的老套做法,注定将难逃覆辙。其次,稳定问题。20年来,阿富汗在内外各种因素激化下,进一步成为全球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的聚集地。近期喀布尔机场的恐袭事件突出表明,美国不负责任的仓促撤离,进一步刺激了类似“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恐怖势力的急剧抬头,引发外界对“后美国时代”阿富汗局势的更大担忧。塔利班高层近期多次公开承诺将彻底切断与恐怖组织的任何联系,与国际社会和周边国家和睦相处。对于一个历史上与极端恐怖势力有着密切联系的组织来说,塔利班的这一立场已属难得的积极姿态,这从一个侧面表明了塔利班领导层希望真正融入国际社会的决心。当然,我们更多地要观其行,重其行。可以想见,塔利班的反恐表态势必会引起诸多恐怖和极端组织的不满,也会给塔利班切实履行承诺制造很多挑战和麻烦。因此,国际社会此时更应注重与塔利班的接触,要在互动过程中鼓励并巩固其积极面,加以因势利导,而非将其再次推向反面。第三,民生问题。和平与稳定取决于民生能否改善,这是阿富汗多年动荡的根源之一。在西方国家普遍担心的毒品、难民潮、疫情等问题上,当前情况更不离开与塔利班的积极接触。日前,塔利班承诺阿富汗将不会成为毒品生产国,不会种植罂粟。若其信守承诺,这对长期深受毒品之害的世界各国无疑是个好消息,但这需要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在援助上提供支持。在难民问题上,2015年叙利亚动荡所引发的难民危机,早已成为西方社会难以抹去的一道伤痕。过去数十年的战火,数百万阿富汗难民给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带来的“后遗症”尚未消除,联合国难民署预测年底还将增加50万阿富汗难民。此外,阿富汗疫情问题也十分严重。尽管每日新增的感染人数只有百余人,但这只是国家混乱,医疗落后、缺少检测之下呈现的假象。如果国家继续动荡,民生持续不振,势必会有更多看不到希望的阿富汗民众加入到“难民大军”行列。我们不应让少数国家犯错却令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特别是地区国家埋单的悲剧一再上演。(钱峰,作者是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主任、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 责编:吴正丹